首頁 » 鄧超:家境貧寒,姐姐掏空積蓄供他讀書,成名後回報姐姐2套房,恩重如山無以為報!

鄧超:家境貧寒,姐姐掏空積蓄供他讀書,成名後回報姐姐2套房,恩重如山無以為報!
2021/08/31
2021/08/31

新的一天,我們又見面啦,我是小編安妮,分享最熱的新鮮資訊,傳遞正能量,歡迎關注@5D News,你想知道的,這裡都有哦!

2003年5月,鄧超的大姐被診斷出患有癌/症,突如其來的打擊讓一家人難以招架,因為後續治療費用高昂,她一度想過放棄。

在最為艱難的時候,剛從中戲畢業一年的鄧超火速返回家中,安慰家人: 「大姐必須得治好,所有的費用由我來承擔。」

當時鄧超把自己身上僅有的幾萬元積蓄全部拿出來,給大姐當做治療費。

為了能拼命賺錢,彼時的鄧超更是瘋狂拍戲,一天十幾個小時都呆在片場,因為工作量超負荷,他的身體一度招架不住。

但即便是這樣,鄧超也沒有放緩腳步,拿到的每一筆片酬他都第一時間寄回家中。

而實際上,鄧超與大姐並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,兩人是同父異母的姐弟,那為何他會對這個姐姐如此用心與關切呢?一切還要從頭說起。

1979年,鄧超出生在江西南昌。

在出生前,他的父親便重新組建了家庭,家裡已經有三個孩子。

當時他的父親鄧中林在南昌大學博物館工廠擔任書記,母親黃梅則是一位普通工人,一家人生活得捉襟見肘。

在鄧超印象中,父親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,自幼對他嚴加管教。

正因為這樣,小時候的他要比同齡男孩乖巧不少,成績也一直相當優異,幾乎年年都會被評為 「三好學生」。

後來進入了叛逆期,他開始性情大變,經常與父親對著幹。

比如喜歡穿稀奇古怪的服飾,甚至還成為了當地娛樂場所的常客。

看到兒子如此 「不學無術」,鄧中林自然勃然大怒,為此父子之間的關係一度降至冰點,一見面宛若是仇人。

當時的鄧中林也時常與妻子發口角,鑒于其他三個孩子都是與前妻所生,只有鄧超是與現任妻子共同撫育的孩子,所以鄧中林通常只把鄧超當做排解情緒的工具。

與父親關係的惡化,讓 15歲的鄧超想要離家出走,最終鄧超一路南下來到東莞,而因為此前有舞蹈功底,鄧超便選擇在當地的舞廳裡擔任伴舞。

因為頭腦靈活,技藝出眾,他很快得到舞廳老闆的垂青與認可晉升為領舞,鄧超為此更是信心大增,認為自己脫離家人也能出人頭地。

而在兒子不辭而別之後,父母自然是心急如焚,丟下手頭的工作慌忙尋找。

在聽聞兒子在東莞謀生後,夫妻倆快馬加鞭地來到了東莞,幾乎轉遍了東莞市內所有的舞廳,歷經半個多月,才終于找到了兒子。

在見到兒子之後,鄧中林不禁涕淚交加,對眼前的兒子做出保證:「兒子,我們回家吧。」

母親黃梅也走上前,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所有證件,並且告知兒子:「要是找不到你,我們就在廣東住下來,一輩子找你。」

看到父母為自己奔波受苦,鄧超內心也是悔不當初,于是便答應父母跟兩人一同回家。

此次經歷之後,他更是一夜長大,在學業上更為專注,因為熱愛表演,而後還考入了江西藝術職業學院話劇班。

專業學習話劇之後,鄧超的老師鄧學東看到了他身上的天賦與潛質,于是便鼓勵他去報考更為專業的藝術院校。

最後,他報考了知名學府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央戲劇學院,結果兩所學校都考上了,最終在老師的建議下,他選擇了中央戲劇學院。

只是來北京上學需要很大一筆生活開銷,每學期例行要交的學費同樣不是小數目。

當時中戲的學費每年高達 3000元(約1.3萬新臺幣),鄧超父母即便起早貪黑的工作,賺得的薪資也不過是杯水車薪。

在一家人一籌莫展的時刻,鄧超的大姐挺身而出,拿出自己的積蓄,為弟弟交齊了學費,而父母則每個月給兒子 500元(約2000新臺幣)的生活費。

就南昌而言,一個月500元(約2000新臺幣)的生活費足夠吃飽喝足,但夫妻倆沒想到,兒子靠著500元(約2000新臺幣)生活,實則過得是不盡人意,經常吃不上飯。

每當這時,鄧超就只能躺床上睡覺,靠睡眠來麻痹饑餓的神經。

在中戲就讀期間,鄧超的潛力被最大程度地挖掘,受到了老師與同學的一致誇讚。

2002年,鄧超從中戲順利畢業後,轉而進入到中國國家話劇院工作,眼看著演藝道路趨于平穩,鄧超一心想好好努力繼續施展手腳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